當前位置 首頁 > HR資訊 > 培訓發展 > 跟《狼圖騰》學平衡:人、動物、生命的聯系
跟《狼圖騰》學平衡:人、動物、生命的聯系
作者: 時間:2015-9-17 閱讀:

多數熱賣大片,它所表達出來的內涵不一定有多么的深遂,與原創文學也不一定有多少契合點,而更多的在乎它的噱頭是否夠吸引人,這幾乎成了中國電影市場上的一種商業模式。《狼圖騰》影片同樣也遵循了這一規律。

按“存在即是合理”的邏輯,用心去品一品這部電影,筆者認為他的最大可取之處,在于宣導一種現代人所關注的話題,那就是:平衡。

其一:人與動物的平衡

人類主宰地球,狼主宰著草原。從生態供應鏈的理論上來說,狼不會主動攻擊人類,而是避開人類。為什么在多數影片中或大家的潛意識里,都會認為狼會對人類(群居,非指人個體)發起主動攻擊呢?該影片可算是給出了一個答案:欺狼太甚,打破平衡。

人類過于貪婪地將狼精心準備的冬后的糧食——冰凍死的黃羊——一只不剩的偷走,讓狼在冬后無糧,印證了當下最流行的一句公益廣告語:最吉祥是有糧。此時的狼,手中無糧,心中慌。當狼在自然界中沒有“糧”的時候,自然也會向人類的居住區靠攏,侵略人類喂養的羊、馬,甚至是人類。

原住游牧民族為了保持草原的生態平衡,在每年開春都會進行適量的掏狼仔,以減少狼的數量。當大量農居民族定居后,則采用了殲滅的方式進行掏狼仔。再溫順的家狗也會“狗急跳墻”,更何況生性兇殘的草原野狼。

因此,影片中兩次將鏡頭對準狼群為了自身的生存,向人類展開“自救”的方式:一次是偷襲人類圈養的羊群,另一次將人類放養的軍馬逐往冰湖。狼在這兩次的“自救”過程中都主動向人類展開了它兇殘的一面。

在老村長畢利格生長的草原上,他討厭黃羊吃了草原上的草,也恨狼偷襲他的羊。但是他對草原系統的平衡十分熟悉,能合理的平衡與善于利用草原萬物各自的特長,能夠把矛盾的比例,調節到害處最小而收益最大的黃金分割線上。因此,他會放走活著的黃羊,也會不惜生命地為狼排除包主任他們捕狼設下的炸藥包。

人與動物的平衡是一個戰略性眼光的問題。當人類惡意、過度地破壞一個生態平衡時,雖然能在短時間內就會獲得一定的利益,但從長遠來說一定會失去什么,這也是能量守恒原則,自然界不可超越。

同理,在企業的管理過程中,會不會存在同樣的類似的喻意呢?

其二:動物與動物的平衡

一物降一物,既包括生物,也包括意念。在原生態的草原上,有羊的地方一定會有狼,既然狼是羊的天敵,為什么羊并沒有被狼完全地消滅呢?這就是動物世界中,生物供應鏈平衡問題。

影片中有個鏡頭,自然界的黃羊被狼圍逐到冰湖,致大部分黃羊都在冰湖中冰雕而死,但仍有幾只活口。按理說,狼應該有能力將野黃羊全殲滅的。老村長畢利格先生的臺詞說:你要是頭狼,準得餓死。一次打光了黃羊,來年吃啥?狼可不像人這么貪心,狼比人會算賬,會算大賬!

從進化論來說,作為高級動物的人類,大腦分為原始腦、情緒腦、新腦三大部分。而狼呢?肯定是沒有新腦這一部分的,對于老村長的這個算法,恰恰是新腦的功能。如果狼進化到新腦,則世界一定是另一番景象。

那么,為什么又會有黃羊在狼的眼下生存呢?這也是一種相生相克的命理,只正好說明了自然界自然平衡的一種結果。生態平衡中,弱者在某個特定的時刻,無論遇到多么強大的對手或者天敵,也能從容的逃生。

在傳統的工業社會里,管理層與操作層多少會有些“狼與羊”的影子。當然,隨著現在社會文明度程的發展,這種關系變得越來越微妙與春風化。狼一般也披上的“羊皮”,表面必需能相安相處。

其三:自我生命的平衡

影片中黃羊被狼逐,老村長的臺詞是黃羊吃飽了,所以失去了速度的優勢。黃羊抗擊狼群的主要武器是速度,一旦喪失了速度,黃羊群幾乎就是一群綿羊或一堆羊肉。

黃羊作為弱者,如何在生態平衡中保持自我的生命?除了速度,定有善思者提出置疑:警覺性。是的,弱者時刻都應有弱者的姿態,保持高度的警覺性,不得有絲豪的松泄。但是從神經系統來說,任何動物在遇到危險時,它的神經系統都會發生條件反射,而這個過程卻是極短的。

在對于職場人士而言,可以說90%是相對的弱者,那么如何讓自己在弱的角度保持平衡?同樣是以速度致勝,再引申為姿態。

而狼作為強者,又如何保持相對的生命平衡呢?必要的時候必需放弱者一條生路,否則也是自取其亡。

從這整影片中,讓筆者感受最深的就是平衡的自然性與重要性。當某個生態鏈的平衡被打破時,需要付出更巨大的代價才能達到再平衡。這個再平衡的過程無論是對人類,還是對自然界都是傷害。


來源:深圳人才網
熱門推薦
游艺项目有哪些